主页 > 新闻中心 > 正文

这本书里满是真理的味道

发布时间 2021-10-17

  陈望道翻译《宣言》首个中文全译本 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发挥重要作用

  ·线日,习总书记在参观《复兴之路》展览时,讲述了陈望道翻译《宣言》的故事——“一天一个小伙子在家里奋笔疾书,妈妈在外边喊着说,你吃粽子要加红糖水,吃了吗?他说吃了吃了甜极了。结果老太太进门一看,这个小伙子埋头写书,嘴上全是黑墨水,但是他浑然不觉啊,还说可甜了可甜了。真理的味道非常甜。”

  1920年早春的一天夜里,在浙江义乌分水塘村一间久未修葺的柴屋内,一个年轻人正埋首译书。母亲爱子心切,端来粽子和红糖。她还特意问道:“你吃粽子要加红糖水,吃了吗?”他说:“吃了,吃了,甜极了!”谁知,当母亲进来收拾碗筷时,发现儿子的嘴里满是墨汁,红糖却一点儿也没动。原来,他竟是蘸着墨汁吃掉粽子的!

 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中共早期活动家、著名语言学家、教育家陈望道,他当时正致力于将《宣言》通篇译成中文。习总书记曾在不同场合多次讲述这则故事,并意味深长地说:“真理的味道非常甜。”

  马克思、恩格斯于1848年共同完成的《宣言》是科学的第一个纲领性文件,标志着国际运动揭开了序幕。随着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日益广泛,翻译《宣言》已迫在眉睫。但直到1919年,此书仍然没有完整的中文译本。

  《宣言》内容丰富、思想深刻,翻译起来并非易事,译者需要至少具备3个条件:精通德语、英语、日语等《宣言》主要版本语言之一,拥有较高的中文素养以及较高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。而陈望道的经历让他成为最合适的人选。

  1920年初,从日本留学归国的陈望道接到上海《星期评论》的邀请,希望他来翻译《宣言》。接到邀稿委托后,陈望道非常激动,他深知此书的分量,是唤醒中国这头东方睡狮最为嘹亮而有力的号角。1920年3月,陈望道携带一本英文版《宣言》和一本日文版《宣言》,秘密回到家乡义乌分水塘村,把自己“关进”了家里大门西侧僻静的柴房里。

  山区早春的天气依然寒冷,刺骨的寒风不时从柴房墙壁的缝隙处钻入,陈望道经常被冻得手脚麻木发疼。柴房里只有一些简单的用具,一块铺板,两条长凳一搁,既是床又是书桌。不过,对于当时的陈望道来说,更难的是在没有更多参考资料的情况下,如何将翻译难度颇高的《宣言》译得准确、妥帖。他夜以继日,废寝忘食,不时翻阅着《日汉辞典》《英汉辞典》,每一个词、每一句话都反反复复地斟酌,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花了比平时多五倍的功夫”。

  复旦大学星火党员志愿服务队副队长、中国语言文学系2019级博士生许亚云告诉记者,日文版《宣言》在翻译时用的是“绅士”和“平民”,但陈望道在翻译的时候用的是“有产”和“无产”,虽然是简单的两个词语,但却表明了两个阶级的对立,表明陈望道在翻译《宣言》的时候非常用心。

  1920年4月下旬,陈望道完成了《宣言》的全文翻译工作。同年8月,《宣言》中文全译本出版,这是国内第一个公开正式出版的《宣言》全译本。

  同志1936年接受美国记者斯诺采访时说:“有三本书特别深刻地铭刻在我的心中,建立起我对于马克思主义的信仰。”其中就包括陈望道翻译的中译本《宣言》。周恩来同志也曾在新中国成立后对陈望道说:“我们都是你教育出来的。”

  陈望道曾担任复旦大学校长25年。1977年,用手中之笔传播火种的陈望道与世长辞。后来,复旦大学成立陈望道研究会。2018年5月,复旦大学将陈望道故居改造为《宣言》展示馆,该校一批青年教师、博士生和硕士生党员组建党员志愿服务队,取名“星火”,面向广大师生和社会各界开展宣讲活动。2020年6月,习总书记给复旦大学《宣言》展示馆党员志愿服务队全体队员的回信中说:“你们积极宣讲老校长陈望道同志追寻真理的故事,传播马克思主义理论,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。希望你们坚持做下去、做得更好。”

  星火党员志愿服务队队员、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2018级博士生陈醉说:“陈望道的故事对我的启发是:并不是每一个问题、每一个困难都会迎刃而解,但如果明白其中的使命,就会多一些责任去激励自己不放弃,坚持得再久一点,就可能会发现曙光。”(来源:广州日报 )斯巴鲁新翼豹售价 本月开售